我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 正文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报告称每2秒就有1人因气候流离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第25届会议当地时间12月2日在西班牙马德里召开。

  2020年是世界各国根据2015年签署的《巴黎协定》加强其“国家自主贡献”承诺的最后期限,因此今年是动员气候行动的关键一年。

  英国扶贫慈善组织乐施会(Oxfam)2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过去十年间,气候变化已成为一些国家内部居民流离失所的最大动因。

  英国扶贫慈善组织乐施会2日发布最新一份报告指出,过去十年里,气候引发的灾难每年迫使约2000万人离开家园——相当于每2秒钟就有一人流离失所,这使得气候变化成为十年间造成国家内部流离失所的最大动因。报告指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和地区对全球碳污染几乎没有责任,但在气候引发的流离失所方面,他们所受影响却最大。据预计,未来极端天气事件的严重性和发生频率都会上升,因此乐施会呼吁国际社会为受紧急气候情况影响的贫穷国家提供更多灾后重建资金。

  气候危机加剧,风险增加

  报告称,中低收入国家(如索马里、印度)人口因极端天气灾害而流离失所的可能性是西班牙、美国等高收入国家的四倍以上。大约80%的流离失所者生活在亚洲,亚洲低洼沿海地区的城市特别容易受到海平面上升和风暴的影响。此外,古巴、多米尼加和吐瓦鲁等发展中岛国受影响尤其严重。在2008年至2018年间,因极端天气灾害造成的流离失所率最高的前10个国家中,有7个是发展中的岛国。该报告分析了国内流离失所问题监测中心2008至2018年的数据,发现发展中岛国居民因极端天气灾害而流离失所的可能性是欧洲居民的150倍。

  乐施会气候和粮食公正政策负责人蒂姆·戈尔(TimGore)认为,国家内部流离失会产生经济和社会成本。戈尔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称:“受影响最严重的总是那些最贫穷、最脆弱的人,尤其是女性。这种情况确实撕裂了社区的社会结构。”

  戈尔说,类似索马里这样极端天气和社会动荡并存的国家,国内流离失所风险更加严重。

  戈尔补充说,龙卷风等极端天气往往引人关注,但类似海平面上升等缓慢发生的现象也会造成流离失所。洪水影响低洼沿海地区农业用地后,土地可能无法再被耕作,居民将被迫永远离开这一地区。

  谁该为气候变化影响买单?

  2013年华沙气候变化大会上首次讨论了一项机制,该机制将让富裕国家在财政上帮助贫穷国家,发展中国家争取得到发达国家的支持,以应对损失和损害。

  戈尔说:“没有人愿意谈论资金问题,所以这必将是本次马德里会议上关键议题之一。总得有人为气候变化产生的影响买单,然而目前却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地区在付出代价。”尽管数据显示,目前发达国家人口面临流离失所风险较低,但预测显示该情况将会改变。戈尔说:“富裕国家也无法免于流离失所的威胁,气候变化一视同仁。”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格兰瑟姆气候变化与环境研究所(GranthamResearchInstituteonClimateChangeandtheEnvironment)政策主任鲍勃·沃德(BobWard)告诉CNN,高风险地区人口的增加可能是造成国内流离失所者人数增加的部分原因。他补充说,在某些情况下,流离失所也是衡量成功与否的一个标准。他提到了早期预警系统,该系统能让人们在极端天气袭击之前逃离危险,避免重大生命损失。

  沃德还强调,气候引发的流离失所是一个安全问题。“虽然很难证明气候变化本身造成了政治不稳定和冲突,但国家安全部门将气候变化描述为‘威胁增强装置’。当大量人口流离失所时,就会出现不稳定和冲突。”沃德说。


来源 澎湃新闻

编辑 彭谦

编审 肖慧